当前位置:主页 > 燕赵时讯 > 综合资讯 >

旅游景区如何在疫情中危中求机?

时间:2020-02-12 10:11 浏览人数:

作者:河北白石山景区总经理 毕东林  

 

        突如其来新冠肺炎疫情,使全国旅游景区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无论是国有大型景区、还是社会资本运营的中小型景区,不仅春节黄金周前期的宣传营销、活动组织投入血本无归,而且对全年的正常运营造成了巨大影响,整个旅游行业进入了度日如年的寒冬。


疫情袭来,旅游景区面临巨大挑战

        全国景区纷纷关停。2020年1月20日农历腊月二十六,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2020年1号公告,将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拉开了全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阻击战的序幕。1月25日农历大年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对疫情防控工作进行了再动员和再部署,打响了全民阻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令枪。面对疫情,全国旅游景区和涉旅企业快速响应,壮士断腕,北京故宫、河北白石山、安徽黄山、河南云台山、浙江普陀山、四川峨眉山等全国知名景区,纷纷为了避免人群聚集带来交叉感染,先后对外发布了暂停接待游客的闭园公告。截至1月27日,全国主要景区和相关企业已经基本关停,体现了全国景区管理者高度的政治站位和责任担当。
        收入归零损失惨重。在旅游黄金周开启之时按下暂停键,不仅需要勇气,而且要承受巨大的损失。从全国来看,参照2019年春节假期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4.1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5139亿元来计算,保守估计今年“春节档”文旅产业直接经济损失不低于5000亿元。对景区来讲,本来春节黄金周要挣个盆满钵满实现开门红,如今被迫闭园一键归零,颗粒无收。以河北白石山为例,暂时闭园造成春节黄金周直接损失500多万元,如果因为抗击疫情闭园持续到3月份,景区第一季度的直接损失将近2500万元,超过全年收入的20%。同时,景区春节前进行的100多万广告投入,倾力打造的空中冰雪节、拳王争霸赛、网红不倒翁等十大春节旅游项目所有投入也都打了水漂。由此造成的品牌缺失、客源流失、经济损失难以估量,对景区的发展造成巨大影响。
        渠道崩塌难以为继。疫情来袭,作为景区客源主渠道的旅行社行业损失显著,尤其是中小旅行社。一方面要积极响应国家政策退团退款,另一方面已经垫付的资金很难追索,全国海量的中小旅行社面临歇业甚至是破产。线上渠道动作更早,从1月21日起,携程、同程艺龙、去哪儿网、美团、飞猪、驴妈妈等多家在线预订平台就相继推出针对疫情的退改政策。景区获客渠道全面崩塌,何时恢复只能看疫情控制情况而定。疫情防控期间,各省市之间的省际公共交通、部分城市的公共交通,甚至部分高速路全面关停。线上线下、组团自驾,进入景区的渠道全面阻断。
        成本难控“压力山大”。对景区来说,日子难过还得过,收入归零但支出刚性。首先是人力成本居高难下。景区是个特殊的劳动密集型服务企业,特别是大型山岳型景区,淡旺季明显,有很强的季节性。为了做好春节黄金周的接待,大部分景区在人力资源方面都做了充分的准备。疫情发生后,很多景区临时采取了留下部分人员值班,大部分人员带薪休假的应急措施。这些措施短期是可行的,但如果时间一长,大部分景区就难以支撑工资和社保两座大山,不得不进行裁员和减薪。其次是高额的财务成本。很多景区背负着巨额的银行贷款和利息,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这些财务成本是每个月的刚性支出,否则就会影响征信,让景区进入黑名单。第三是难以削减的运营成本。景区作为特殊企业,管理的范围以平方公里计,只要存在一天,正常运维的各种税费就会存在,必要的水费电费就要缴纳。第四是必须支出的社会成本。除了企业功能,大部分景区还肩负着生态保护、森林防火、带动就业等社会功能和责任,有的还承担部分政府职能,这些成本也是刚性的支出。
        行业萧条降至冰点。疫情发生后,景区闭园,在线OTA退订,旅行社退团,交通受限,酒店关停。据不完全统计,春节黄金周期间,全国仅景区票务一项,预定量较往年相比就有九成多的下降。餐饮行业在传统旺季中全部关门歇业,各地组织的春节庙会等活动也紧急叫停。出入境旅游方面,多国对华发出旅游预警,同时采取减少或取消航班、停发签证、加强检验等手段,全球24家航司暂停中国航线,超2.5万个航班取消。可以说全国火热的文旅行业供给侧紧急刹停,温度降至冰点。
        需求受挫有待恢复。从居民出游的需求侧来说,春节是游客出游的第一个高峰。作为需求弹性极大的旅游行业,极易受到各种突发事件的影响,尤其是自媒体时代,各类疫情信息会对居民出游动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疫情对旅游景区造成的损失有待于进一步评估,但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已经显而易见。疫情带来的不安全感,会抑制居民的出游需求。即使疫情能够有效控制,游客出游的信心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景区也要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做到未雨绸缪。

危中求机,旅游景区存在潜在机遇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就像非典疫情给旅游业带来巨大变化一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袭来,对旅游景区既是危机,又是冲击,同时也可能蕴藏着新的转机。
        政府的扶持政策会促进景区发展。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央和各地方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企业扶持政策。包括提供3000亿元低成本专项再贷款资金、投放1.2万亿元流动性、灵活调整个人信贷还款安排等。河北、苏州、上海、北京、青岛、三亚等地政府纷纷出台“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渡难关的措施(意见、政策)”。以河北“30条举措”为例,明确规定完善税收减免措施,对确有困难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企业可申请延期缴纳税款;实施援企稳岗政策,对不裁员或少裁员的企业,可以返还6个月的失业保险金。同时支持旅游企业研究开发新的旅游产品和旅游项目,做好疫情过后旅游市场宣传,促进全省旅游总收入稳定增长……这些政策对景区减负有一定的作用,也为景区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
        短线和周边游市场会率先恢复。有关专家预测,疫情过后,最先得到恢复和发展的将是短线游和周边游市场,长线旅游以及入境游的恢复,还有待人们心理上对病毒恐惧的完全消失。因此,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过后的一段时间里,相当一部分的旅游景区,需要对自己的营销策略进行调整。
        市场的旅游需求仍然潜力巨大。一方面,我国旅游人均年出游近4次,已经进入大众旅游阶段的基本面不会改变。旅游做为一种生活方式,已经成为居民由内而外的内在需求。另一方面,2019年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目前受疫情影响各种旅游活动全面停滞,但是疫情一旦缓解,人们出游意愿就会有序释放。

        出境游会向国内游市场转移。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出境旅游市场,增长速度非常快,从2000年的450万人次猛增至2019年的1.68亿人次。根据泰国旅游业统计,1000万的游客当中,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截至发稿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后,对中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已高达84个。可以预见,出境游的人数短期内很难快速恢复。这部分游客势必会从出境游转向国内游,也为景区市场恢复提供了新的契机。

        生态健康旅游将成为市场热点。受疫情的影响,旅游者会更加趋向到自然清新、健康安全的旅游景区,对人满为患、空气流通不畅的景点,在一定时期内会保持警戒和排斥。因此,像河北白石山这样的山地旅游、生态旅游、森林旅游、健康旅游产品会越来越受到游客欢迎。与之配套的康体保健、体育旅游、户外运动等旅游活动也会备受青睐。这为山岳型旅游景区尽快恢复市场提供了机会。
        自驾车旅游方式将更受欢迎。受疫情影响,在较长一段时间里,组团出游市场可能会更加萎缩,自驾车、自助游这种安全有社交功能的出游方式将更加受到欢迎。网上选择景区、网上预订景区门票和酒店,进行无接触售验票进入景区,将成为游客出游的习惯。新的需求对旅游景区提出了新的要求,景区必须顺应这些趋势,满足这些需求,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总之,疫情总会过去,生活还要继续。对旅游景区来说,暂时的困难不算什么。在困难的时候苦练内功,在恢复的时候擦亮眼睛,不仅会战胜这次疫情,还会迎来更好的明天。

【燕赵时讯2020年2月12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