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燕赵时讯 > 文体 >

散文:《我的父亲》

时间:2021-09-24 10:48 浏览人数:
我的父亲 
作者:詹泰青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宛在,谆谆教诲音犹在耳,每每想起,恍如昨日。他的革命精神、党性修养、为民情怀、顽强意志永远激励着我们兄弟姐妹在人生路上不断前行。
        父亲詹胜标是一名1931年入伍的老红军。他13岁参军,经历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各个时期。
        父亲1918年出生于福建省长汀县上廖村。1931年,年仅13岁的父亲翻山越岭,只身一人徒步几十里山路,在一个名叫张地的镇上找到了红军,正式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我曾经问过父亲,岁数那么小,为什么参加红军。父亲说,开始最朴素的想法就是为了吃饱饭,穷人的日子苦呀,红军是穷人的部队,共产党一心为了老百姓,是穷苦老百姓的主心骨和靠山。
        父亲是长征的亲历者,时年16岁。1934年10月,他跟随中央军委从江西瑞金出发,夜渡于都河挺进湘西,冲破敌人四道封锁线。在敌人的狂轰滥炸和枪林弹雨中他幸免于难,战斗的残酷、战场的血腥使他的革命意志更加坚定。
        渡过乌江夺取遵义后,部队进行了改编,他作为侦查员参加了选址、侦察工作。见证了红军由被动转为主动、创造了以弱胜强奇迹的四渡赤水。
        金沙江穿行于深山峡谷,水急浪大。在巧渡金沙江的战斗中,父亲同军委参谋长刘伯承同乘一只小船。在枪林弹雨的江边,一只小猴子跳在父亲身上而致身体失重。刘伯承情急之下飞起一脚将小猴子踢入江中,将父亲拉回,让他幸免送命于湍急的河流。
        强渡大渡河时,父亲乘坐简易小船顺水而渡,凭借年轻的体力奋力渡河成功,是18勇士外,红军大部队第一批过河人员。
        泸定桥战斗的激烈、战友们的英勇让父亲久久不能忘怀!直至晚年回忆起时,他仍然满含热泪,念念不忘牺牲的战友。
        长征中父亲还亲历了腊子口之战、直罗镇围歼战等战役, 1935年10月,随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陕北。父亲曾经对我们说,没经历过长征的人,就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累,什么是困难了,生死早已置之度外。长征不仅锻炼了意志,锻炼了品格,更重要的是让父亲更加热爱党、相信党、依靠党,纯洁了心灵,锤炼了党性,理想信念更加坚定。
        长征结束后,因渴望学习文化,父亲于1936年进入红军第一方面军司令部通讯学校学习,1937年毕业。当时正值日军入侵华北,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险时刻。在此民族危亡时刻,父亲坚决要求上抗日一线,随后被编入八路军115师,任总司令部特务团司号长、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司号连长。1939年东渡黄河入驻山西,由于部队整编入晋察冀军区华北二分区十九团,任通信排长,冀晋纵队二旅六团二营六连连长。在抗日战争时期与战友们一道参加了举世闻名的百团大战和多次战斗。父亲所在的十九团在太行山脉山西盂县及河北平山一带屡建奇功,使日本鬼子闻风丧胆。他所在的十九团受到陈赓将军的鼓励和表扬。经过多年战场的浴血历练,父亲逐渐成长为一名勇敢、机智、坚强的战士。
        1946年2月,解放战争全面爆发,我的父亲在平泉战役中负伤,由于伤势严重,伤口恶化,不得已截肢了左腿,落下了终身残疾。父亲伤愈后回华北军区二分区荣军学校任教导员,直至1950年10月退伍。
        因为对平山老区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退伍后,父亲落户到平山县(当时称建屏县)王家峪村。抗战时他们就在这里打跑日本鬼子,他对这里的山山水水特别熟悉,当他回到王家峪时受到三里五乡村民的欢迎。
        父亲利用在部队学到的医务知识为大家服务,当时国家实行供给制,供给小米、布等。当地不少人家缺吃少穿,凡是来家中借米,借钱的,父亲都是有求必应。
        当时王家峪村交通极不方便,村子周边十几里内没有医院(卫生所),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有病,父亲都义不容辞。有时半夜敲门,从无怨言。家中常备消炎、退烧、止痛药,以及小儿常见病、治拉肚子的多种药品。这些药都是给病人免费的,受到当地人的好评。
        父亲多年担任党支部书记,领导村民走社会主义道路。为研究安排工作,他半夜一两点钟自己走山路回家是常事。父亲不为名不为利,觉得能做力所能及的事都是应该的。
        1958年到1962年吃食堂,国家有政策给父亲一定的照顾,可以不吃食堂饭。但父亲坚持不搞特殊,他说大家能吃我们也能吃,尤其不能让孩子们养成特殊思想,不能让孩子们怕苦怕累。
        上世纪70年代,父亲以亲身经历积极宣传长征精神。受当地各中小学的邀请多次作革命传统报告。讲长征的经历,讲爬雪山过草地的艰难,让学生们树立艰苦朴素的思想,努力学习,为将来建设社会主义打好基础。报告有声有色,深受师生们的欢迎。
        当时,路经河北省平山县的野营拉练部队,知道在附近的深山坳里有一位身残志坚的老红军时,部队首长亲自将他接到宿营地,为部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少小离家老大还,两鬓斑霜身体残,四十三年还故里,新旧社会两重天。1974年8月,思乡心切的父亲在当地政府关怀下踏上回乡之路。途经江西顺便看望在部队的儿子时,受部队首长邀请,为某部驻军作报告,受到部队官兵的高度评价。离开43年再回长汀老家,重走回乡路,看到家乡的变化,知道为了心中的信仰,自己的路没白走,自己的血没白流。
        一身战功,身残心红,这就是我的父亲,英雄的父亲。他与战友们生死与共,在烈火中成长、在战场中淬炼,他的血液和生命早已与国家紧紧地融在了一起。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红色战士,谱就了长征这样举世罕见的伟大史诗,也在我们心中筑起无与伦比的精神丰碑。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年恰是风华正茂!我们要认真回顾走过的路,不能忘记来时的路,继续走好前行的路,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初心使命,植根人民群众,始终保持蓬勃朝气、昂扬斗志。
        作此文,以追忆我敬爱的父亲,缅怀革命先辈!
来源:石家庄日报